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Scripts 学盟

 找回密码
 加入学盟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45|回复: 0

回归的路(第二十七集:三家“分”店)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

追忆☆到未来 发表于 2013-5-26 18:32:15 |显示全部楼层
培训正式开了,我们是采用理论和实际结合的方式,每周都有一次“实战”,后面会越来越多,学生们的状态回升的很慢,我想多半是因为高考的原因,突然两个多月不用这么加班加点的学习,整体个人很松散的感觉。村民一直找我提建议,认为这些学生不能够胜任,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他们只是需要一个缓冲区,他们如果知道曾经和他们一起上学的同学现在正在大学的校园里做着没有意义的事情,然后再看看自己,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后就可以自力更生,在社会立足,起码能自己养活自己,不再问父母要钱,甚至还能微表孝心,他们会努力的,他们的战力还在,我相信他们就如同相信狗胜、小川他们一样是崛起的一代。

过了一个月后,大学生们第一次回家,一副天之骄子,神通广大的样子,闲庭信步的走在大街上想乡亲们问好,终于激发了他们的斗志!真应该感谢这些大学生们。

李磊是这里面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他的培训效果很一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机房里,应该是在做村庄的宣传网站吧。

有一次在村委会很晚才回去,看到机房还有亮着灯,进去一看,李磊还在,噼里啪啦的敲键盘。他见到我很兴奋,给我看他做的网站,网站一打开,最上面是村口的照片,还是滚动的图片,网站的内容很多,有村子的介绍,最近的新鲜事,用户注册,还可以发帖子,当他要评论一个帖子的时候,一点保存,网页上显示500的错误,他疑惑的说: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了。我看着挺有意思的,出现了错误,我也不会解决,只能劝他早点回去休息,这事让我对他的印象更深了,而且我开始觉得他说的村庄宣传网是可行的。

随着培训进入尾声,个人认为是学生的自信心最膨胀的时候,有的只恨不能立刻下果园,辛勤把活干,把学过的知识和技能瞬间爆发出来。这种学成归来的感觉把他们弄的神魂颠倒,这时候就需要适当的打击,顺水推舟——给他们实践的机会,只有在实践尝试真正的困难,才能明白言行一致是有多么不容易。

学生们真正来到了果园、菜地、鱼塘,问题很快就出来了,什么果树在什么时期应该怎么管理:打什么农药、什么剂量?生病了怎么医治?生的是什么病?怎么判断?如何嫁接?传粉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如何选取所需的木料、石料?鱼虾在那个季节繁殖?那个季节最肥?鱼塘多少次天换一次水?同样芝麻磨香油,为什么自己磨出来的油最少,等等等等,如果编成一本书,可以起名叫《农村的十万个为什么》!

村里的大户对学生们的这些问题一点也不惊讶,不像电视电影里所描述的农民一样,什么都不懂,非常的急躁,喜欢乱发脾气,一副土财主的形象,虽然他们几个就是土财主,但也是经过不断的努力得来的,他们明白经营好这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学生的问题自然也不放在心上了,因为这些都是他们多年来总结的经验,有的细节甚至是几辈人一起总结出来的,现如今的农村小孩连小麦是什么时候播种的都不知道,更不要说这些了。他们还需要耐心和长时间的实际操作。

相比学生的培训,小川的木工水平上升的很快,我去镇子的时候,很多很像样的家具已经做好了,其中包括衣柜、写字台、茶几、桌椅板凳、床和一些木雕饰品……

小川告诉我,招的学徒里有很多喜欢做木匠的,我看到的有一些就是他们做的,我觉得时机成熟了,小川也算是羽翼已丰,可以学成出师了。

我喊他出来一起说点事,小川走过来的时候,从口袋里掏一包烟,递给我一根,帮我点上,由于是单号日,不逢集,所以街上的人很少,我说:出来走走吧,跟你说点事。

小川答应着,和我并行走在街上,问:卿哥,什么事,还不在店里说?

我抽了一口烟,深深的吐了一口说:我投资你开一个家具店,给你30%的股份,你做店长,当初你们三个跟着我做雕刻,学林自立门户和他舅舅开了一家店,狗胜在老店的管理做得心应手的,现在就差你了。

小川:卿哥,你这说的,好像就我没嫁出去似的。

我笑着说:你还挺会比喻,在理,就剩你一个没嫁出去了。

小川调皮的露出两排牙齿。

我们穿过了马路到了主街的另一边,虽然只有一路之隔,但会让你有恍如隔世的感觉,都是大大小小的买农药化肥的店铺,无一例外,小川感慨道,不仅店面别具一格,味道更是别具一格啊,我想这也正是没有其他店铺的原因吧,所谓臭味相投说的就是这里了吧。穿过了化肥店,味道被稀释了很多,到了一条干涸的小溪旁,整个小溪里的草木茂盛,翠绿翠绿的,多少也受化肥气味的影响吧。

我和小川坐在小溪边上,望着田野,小川见我的烟抽完了,又递给我一根,然后表情非常成熟的说:卿哥,我看过账本,现在店里的资金不够再买下一个店面了,你结婚不久,家还两层小洋楼还没盖好呢?再买店铺,老本都搭进去了,既然你说到让我开店的事了,我把话说开了,首先我打心里感激你能信任我,我自己也有点小私心,我以前跟我爸妈也说过开店的事,我爸妈也赞同,现在开店,你资金可能有点周转不过来,我们家可以提供一部分钱开店,这样我的股份能再加10%吗?

小川说完很紧张,低着头,抽了一大口烟,等待我的答复。

小川用这样的方式帮我解决资金问题,我心存感激,这说明小川慢慢的会做生意了,很值得高兴,我想到一句话,“如果这个人有8千块一个月的价值,那就给他一万块,他会毫无保留的为你工作,并且比招两个5千的员工更有效率。”

我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按进泥土里,立即做出决断:我同意你的建议,再加5%的股份,这样加起来一共是45%的股份。

小川像一个想要8千块工资,却得到一万块工资的求职者一样,有点意外,有点激动,但更多的高兴和自信,是一种来源于决心的自信。

小川又递给我一根烟,我回绝了:抽太多不好。我和小川沿原路返回,到了店里,狗胜看到了我们,没有说什么,似乎知道了什么,小川脸上表情也暴露了一些,虽然他显得很平静,但是从内心散发的喜悦还是一目了然的。
其实狗胜不比他们差,老店的生意很好,再加上提成,狗胜甚至会比他们的工资还高一点,而且他现在主要是负责老店的财务以及管理,很少在身处第一线工作,有些大的雕刻他才亲自操刀,狗胜可能更需要一个名分或者说一个确切的职位。

(未完,待不待都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学盟

手机版|Scripts 学盟     |

GMT+8, 2020-9-19 01:42 , Processed in 0.07058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